落鹿。

一川烟草,满城风絮。

随手

早上起床的时候阴天。
坐在床上发呆的时候阴天。
翻动书页的时候阴天。
然后下起了雨。
走到门口折回去拿了伞。
雨滴敲在伞上的声音有古老的瓦檐流水的温柔声响。
不静不躁如最完美的生活。
去年的这个时节我写信。
鱼传尺素云中锦书。
多美好的字眼。
坐在雨窗下墨香温存一笔一画。
寄出一纸雨水气息。
就像天空装进小小的信封。
小小的心房。
信件开头的名字省略了亲昵。
如今也四散天涯。
雨季的气息成为我唯一的记忆。
我不想念你们。
仅此而已。

评论